新闻

快三大小怎么区别

2018-09-11 23:35:53

  原标题:这些贪官因“房”落马,可他们敢贪不敢住!

  [编辑/刘姝蓉 统筹/陈威]安徽省纪委网站近日发布《聪明反被聪明误 身陷囹圄悔当初——天长市电影发行放映公司原经理邱越飞忏悔录》一文。邱越飞涉受贿犯罪,被给予开除党籍处分。邱越飞称,骗取安置房后,不敢住,不敢出售,更不敢让外界知道,夜晚辗转难眠,感到脊背阵阵发凉,但好不容易吞进肚子里的“肥肉”,要再吐出来,实在是心有不甘。他坦言,完全被利欲遮住双眼、迷住心窍,丧失了一名党员领导干部最起码的法纪底线。

  大白新闻(微信ID:dabaixinwen)注意到,类似邱越飞这类“敢贪不敢住”的贪官还有很多。山东省德州市于集乡原党委书记、乡长刘传银贪污千万。据刘传银交代,贪污这些钱是打算留给女儿,想给女儿创造一个好的物质环境。直到案发,这些钱大部分没有动,最大的一笔开支就是在德州市的一处中高档小区买了一套180多平米的房子,并进行了豪华装修。可直到案发,刘传银一天也没有在豪宅里享受过。

  落马贪官骗取安置房不敢住,也不甘心“进肚肥肉”再吐出

  安徽省纪委网站近日发布的“天长市电影发行放映公司原经理邱越飞忏悔录”中,邱越飞写道,我自认为自己是个勤勉敬业的人,自工作以来,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,多次受到国家、省、滁州市以及天长市的表彰奖励,组织上对我工作和能力十分信任、认可,把我从一个乡镇文化站普通的职工培养成市电影公司经理、党支部书记。在荣誉面前,我忘乎所以了,整天忙于吃喝、应酬,广交“朋友”,还美其名曰:为了单位和工作,沟通协调关系。平时根本不学法,更谈不上懂法、守法。

  他说,电影公司拆迁后,基本上每户职工都得到了安置房和一定的安置补偿费。想到自己在房屋拆迁中没白天没黑夜奔波操劳,做了大量工作,吃尽了辛苦;电影公司这几年的发展我付出了多少的心血;电影公司地块能被市政府征收,我上下奔走、沟通协调了多少次,磨破了嘴皮。大家都各得其所了,惟独我白忙活乎一场,啥也没捞着。我的心理严重失衡,觉得自己亏透了。于是,贪婪之心抬头,我费尽心机地哄骗电影公司老职工刘某,说他不符合安置条件,给了他几万元补偿款。再采取冒名顶替的手段,编造假材料,欺骗职工和上级组织,让自己妻子王静顶替刘某,骗取了一套安置房。

  忏悔书中,邱越飞称,我家住天长市郊区,房龄老、结构差,周边环境嘈杂、混乱。骗取的那套安置房位于市中心地段,环境好、配套设施齐全。除了刚领到安置房钥匙后不久的一天晚上,我们夫妻俩偷偷去认了个“门”外,3年多了,我们再也没去过那里。对那套房子,我是既不敢去居住,也不敢出售,更不敢让外界知道。其实,多少个夜晚,我也辗转难眠,感到脊背阵阵发凉。心中有鬼,说不害怕那是骗自己的鬼话!但好不容易吞进肚子里的“肥肉”,要再吐出来,实在是心有不甘啊,我内心就这样折腾着、煎熬着。

  2016年6月27日,邱越飞因涉嫌受贿犯罪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。2016年12月19日,经天长市纪委常委会议研究决定,给予开除党籍处分。他说,我自认为作案手法高明,做事非常隐蔽,不会被人发现。但最终还是聪明反被聪明误,落得身陷囹圄的可耻下场。

  穷乡镇千万级贪官:钱留给女儿,买的豪宅从没住过

  于集乡是山东省德州市陵城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乡镇,1.8万人口,3.95万亩耕地,经济发展水平低。可就在这个人均年收入不足万元的穷乡镇,却出现了一位“千万元”级别的贪官。他就是于集乡原党委书记、乡长刘传银。任职10年,他利用职权侵吞各类公款823万余元,另有1082万余元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。近日,经检察机关提起公诉,山东省德州市陵城区法院以贪污罪、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,数罪并罚,依法判处刘传银有期徒刑十六年,并处罚金200万元。刘传银当庭服判。

  报道称,2015年4月,检察机关收到了举报刘传银涉嫌贪污的线索材料。这份材料的信息十分有限,虽然举报人列出了很多账户,但所有的交易都混在一起,要想在茫茫交易中具体找出哪一笔是贪污款项,难度非常大。与此同时,刘传银的表现也给办案检察官浇了一盆冷水:整整6天,刘传银一言不发。最终,在办案检察官的缜密侦查下,8家银行、几十本存折、近十年的收支数据被一一厘清。透过这些数据,刘传银的犯罪证据也清晰地浮现出来,刘传银的心理防线彻底瓦解。

  在刘传银任职于集乡“一把手”的10年里,为促进农村经济发展,上级政府没少给于集乡的企业下拨扶持款,而这些款项却成了刘传银眼中的“肥肉”。他要么伙同他人或自己直接从上级拨款中截留一部分;要么将扶持款先发给企业,再想方设法从企业要回来。被刘传银装进个人腰包的不仅仅是企业扶持款,其他各种补偿款、一事一议款等,也都难逃他的手掌心。借他人承包工程虚列开支,甚至伪造工程,凡能想到的由头,刘传银都用上,为的就是将公款据为己有。

  据办案检察官介绍,刘传银平时独断专行,哪怕有反对的声音,他也从不放在心上。对有些伪造的合同、报告,乡其他领导提出了反对意见,认为不符合常理,不予签字,刘传银就会生气地强迫他们签字。这些文件都是刘传银巧立名目、套取公款的重要工具。

  据刘传银交代,贪污这些钱是打算留给女儿,想给女儿创造一个好的物质环境。直到案发,这些钱大部分没有动,最大的一笔开支就是在德州市的一处中高档小区买了一套180多平米的房子,并进行了豪华装修。可直到案发,刘传银一天也没有在豪宅里享受过。

  原“河北第一秘”李真:受贿房子没住一天就被送断头台

  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,原河北省国税局局长李真于2003年11月13日上午在河北被执行死刑。据此前报道,10月9日上午,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唐山市对引起国内外关注的被人称之为“河北第一秘”的政治怪胎、特大经济罪犯李真受贿、贪污一案进行公开宣判,依法裁定驳回李真上诉,维持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对李真的死刑判决。

  最高人民法院查明:李真在担任河北省政府办公厅秘书、河北省委办公厅秘书和副主任、河北省国税局副局长和局长期间,非法索取、收受他人人民币676.6584万元、美元16.57万元,共计折合人民币814.8164万元;伙同他人,侵吞中国东方租赁公司河北办事处办公款、中兴电子公司和尼瓦利斯有限公司股份,共计折合人民币2967.432785万元,李真从中分得美元25万元、人民币10万元和价值人民币51.671万元的住房1套,共计折合人民币270.9874万元。案发后,从李真处追缴赃款美元41.609307万元。

  据悉,李真被“双规”时年仅38岁;他幻想自己将来要当“封疆大吏”、“副总理”;他常对许多市县和厅局级领导干部说,“我这回跟你谈了半个小时,可是高看你了”;他在北京专为情人购买了豪华住宅姘居,他还曾在汽车里与一个女人鬼混,被派出所抓住……他与妻子离异,在监狱里,他最想念的是自己的儿子。

  从专案组2000年3月1日对李真实施“双规”直到对他执行死刑前期,李真经常夜不成眠,唉声叹气地说:“生和死原本离得这么近,近得只有一线之隔,而架着这条线的就是信念。”李真在交待完问题,心灵彻底“放松”后,对办案人员说:“前苏联解体后,有些高官为养家糊口,去看大门、卖馅饼,我就错误地认为,与其一旦江山易手,自己万物皆空,不如权力在握时及早做些经济准备,以防万一。可现在共产党的江山依旧稳如磐石,我却完了。”

  李真利用自己的权力,不择手段地敛财。起诉书起诉他的犯罪事实中,属于索贿受贿的有19笔。大的捞钱机会他紧紧抓住,小的捞钱机会也不放过。1994年~1995年间,卷烟市场好烟紧俏,李真通过张家口烟厂原厂长李国庭批条子,从中渔利60余万元。李真多年来利用手中的权力帮人借款、协调贷款,自己从中收受贿赂,使国家蒙受了几千万元的损失。

  据说,李真在事发后称:“我辛辛苦苦弄来的钱,别人花了,给我的房子我只看了一次,没住一天。而我现在倒要被送断头台,我心有不甘哪!”

  人民日报:对于腐败分子来说,坐拥房产升值诱惑更大

  人民日报曾针对“房腐”现象发文称,细数被曝光的案件,现象类似,轨迹相通。“房腐”者所谋求的,是相对安全地以权谋私。对于腐败分子来说,坐拥房产,升值诱惑更大,法律空子易钻;通过买卖房产,受贿资金得以“洗白”;勾结开发商,低价“租进”变相“租出”,牟利容易披上合法外衣。而“房腐”官员的侥幸心理,也为他们的落马铺设了一条灰色轨迹。从受贿一套房到化身“房多多”,每次得手,侥幸心理就增长一分,胆子就放大一倍。有个段子很形象:“常在河边走,哪能不湿鞋;既然湿了鞋,顺便洗个脚;既然洗了脚,干脆洗个澡,一洗洗到监狱了”。

  文章称,在房地产领域,更要搭建“阳光房”,用制度的“笼子”组成安保系统和监管体系。这首先意味着革除特权之弊。腐败与特权历来是对孪生兄弟,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,使权力无法染指边界以外的市场运行,才能斩断楼市利益输送链条;其次还需要把权力曝于阳光下。腐败的侥幸总是来自“暮夜无知者”,完善党内监督、民主监督、法律监督和舆论监督体系,完善官员房产乃至财产申报制度,“房腐”才无处遁形。

吉林快3最新投注技巧

稿源:一定牛快3  作者:Admin

快三大小怎么区别相关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