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

今日体彩快三开奖结果直播

2018-09-11 23:33:26

  原标题:国内首例核辐射案受害者吐血入院 想回家和妻儿过年:票不好抢

  核辐射的伤害伴随了宋学文整整22年。

  1996年1月5日,宋学文误拾放射性金属,将超标数倍的核辐射量带入身体;数年间,他先后接受了七次手术,当年参加越野长跑的健全人,失去了双腿和左前臂,右手的五个手指,也只余中指尚完整。

  原本以为,病痛会随着那些肢体的截去而消散,但核辐射的阴影却始终挥之不去,在截肢后的多年里,各种病症不间断地侵袭他的身体。生于1976年的宋学文说,核辐射的伤害终身跟随、充满未知,这种伤害让人看不到尽头。

  2016年12月,40岁的宋学文病情突然恶化,出现吐血、便血的症状,次年7月,在北京307医院,他被检出放射性白内障、记忆力损伤、右手神经瘤、肝硬化、胃肠道出血、糖尿病、心脏病等数十种病症。

▲如今的宋学文    图片来源:红星新闻▲如今的宋学文    图片来源:红星新闻

  由于无钱医治,宋学文又回到了吉林老家,“硬挨着”。直到今年1月21日,在接受社会救助后,宋学文来到北京继续治疗。目前,宋学文仍处于抽血检查阶段,详细病情、治疗方案尚处于未知状态。

  宋学文说,老天对他其实很公平,他有妻儿,幸福的家,但相比以往向公众展示自己的乐观与坚强,现在,他更愿意讲述自己的痛苦经历,让公众对核辐射的伤害有更清醒的认知,“这是我的社会责任。”

  伴随22年的身体之痛,他不断手术

  “唯一感受就是痛,痛可以掩盖一切”

  今年1月22日,宋学文在朋友圈里写道:“今天去核医学科做了一项检查,躺在机器下面,接受‘放射线’扫描,心里莫名的紧张恐惧!也许这就是‘核辐射’留给我的无法磨灭的心理阴影吧!”

▲宋学文发的朋友圈内容▲宋学文发的朋友圈内容

  距离2016年年底病情开始急剧恶化,已经过去了一年多时间。这一年多来,宋学文几乎没有接受任何有效治疗,“只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没钱。”

  去年7月宋学文曾经带着4000块钱,来北京307医院复查,放射性白内障、记忆力损伤、肝硬化、糖尿病、心脏病……一连串的病症令他触目惊心。医生告诉他,如果要做更加全面的检查,费用最少要5万元,还不算后续的治疗费用。没有钱,宋学文在医院待了数日后就回了吉林老家。

  “相比于刚受伤时遭受的那种痛,现在的这点痛也不算什么,能挺就挺吧。”宋学文说。一家公益机构主动联系到他,为他募捐了15万元的医疗费用。1月21日下午,坐了七个半小时的动车后,宋学文一个人、一辆轮椅抵达北京,住进307医院接受检查、治疗;这些年来,肢体高度残缺的他有了自己照顾自己的能力,不愿意别人帮助他。

  1月23日下午,红星新闻在307医院烧伤整形科的病房里见到宋学文。他坐在电动轮椅上,戴上假肢后,再套上长衣长裤,一眼看不出他失去了双腿和左前臂;宋学文可以熟练地操作轮椅,也学会了使用智能手机打字、拍照。

▲宋学文在医院    图片来源:红星新闻▲宋学文在医院    图片来源:红星新闻

  宋学文向红星新闻记者讲述了22年的“那场噩梦”。

  1996年1月5日早晨,吉化集团建设公司工人宋学文在班上途中,在雪地上拾到一条类似“钥匙链”的小链子。他询问身边的人是否丢失了钥匙链,大家都说没丢,着急工作的他将小链子收进了裤袋。当天上午,宋学文突然感到头晕恶心,身体越来越虚弱,出现呕吐。那条小链子并不是钥匙链,而是公司检测所因工作失误,遗落在施工现场的放射性物质铱-192。

  知道详情的时候,宋学文已经暴露在超量的核辐射中长达四个小时。随后,他被送进北京307医院治疗,在医院度过了近三年的治疗时间。

  “这条看似不起眼却含有巨大辐射的链子,让我此后的一生血泪斑斑。”宋学文说,在接下来的两年间,他接受了7次大手术,手术累积时间达30余小时之多,手术缝合300多针;两年中,他先后截去了左前臂、右腿、左腿,就连仅存的右手也每个手指截去了一节,只有中指仍保持完整。

  “核辐射破坏细胞组织,然后皮肤出现水肿、溃烂,肌肉出现坏死,进而压迫神经。”在那两年间,宋学文感到的是“一分一秒不停止的痛,唯一的身体感受就是痛,痛可以掩盖一切,痛可以控制你”。

  从1996年到1998年,宋学文几乎一直躺在病床上,除了脖颈能够稍稍转动,全身动弹不得。他始终记得,透过病房的窗户,可以看到天空中一排电线,偶尔有鸟停落在上面,“那是我能看到唯一的风景。”

  打官司“赢了比输了还难受”

  “核辐射的伤害让人看不到尽头”,截肢,20年后吐血便血

  在病床上的那几年,宋学文“只能亲眼目睹着毒素步步为营地摧残着我的躯体,这比快速死亡要残酷得多,简直能把人逼疯”。

  当医生告知他需要截肢时,他没有太多异常的反应,“只想赶紧结束这种痛苦。”他以为截肢了,大不了变成一个瘸子,病痛就会随之而去。但他没想到的是,截肢不是一次、两次,而是前前后后一共7次。

  他更加没想到的是,就算经历了7次大手术,核辐射仍然时刻伴随着他,持续给肉体和精神带来伤害。

▲2001年,宋学文    图据视觉中国▲2001年,宋学文    图据视觉中国

  1998年出院后,宋学文开始上访、打官司。他想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,如今回顾那段维权的经历,他说,“当时就是年轻气盛,觉得自己有理,走遍天下也不怕。”他被称为“国内首例核辐射案受害者”。

  2000年,吉林省高级法院审理后判决:吉化集团建设公司除已支付给宋学文的抢救治疗费用外,另行赔偿宋学文定期身体检查费、假肢安装费及购买代步车费、伤残护理费、伤残误工费、伤残补助费、精神抚慰费等总计人民币487837元。

  对于这场官司,宋学文的看法是“虽然赢了,但比输了还难受”。他认为,法院的判决结果距离他的诉求相差太远。“第一,我要求在北京307医院进行定期身体检查,但判决结果是在当地医院也可以检查,当地医院根本没法进行核辐射方面的检查;第二,我要求安装功能性假肢,虽然截肢了,但我想站起来,但判决结果是安装装饰性假肢,这就相差甚远。”

  48万余元的赔偿费用,在还完打官司那几年欠下的外债和自己出钱安装了功能性假肢后,只余下8000元。宋学文说,这场官司像又一次核辐射,再一次伤害了他。

  打完官司后,宋学文觉得“哀莫大于心死”,“也不维权了,自己遭受那些苦、那些痛、那些不容易,都随着官司去了。”他开始静下来写书,用手指仅剩的一节骨头,一个字一个字,把自己这些年的经历和感受敲出来。

  2004年6月,宋学文出版了37万字的自传《生死链》:“我就是想把自己的故事原原本本呈现出来,仁者见仁智者见智,看别人怎么看待这些故事。”

▲宋学文当年宣传自传《生死链》  图据网络▲宋学文当年宣传自传《生死链》  图据网络

  核辐射的伤害在这几年间逐渐显现。宋学文害怕身体碰撞受伤,“如果不小心碰上了身体某处,伤口很难愈合,甚至好几个月都不见好,还会出现溃烂。”更多的是从身体深处传来的疼痛,胃、肝、心脏……经常都会莫名地疼痛。

  有时候,他也会背着家里人,偷偷上网去查询核辐射的相关信息,“知道的越多,给自己带来的恐惧越大。”宋学文说,后来干脆也不上网查了,“就算有病,也没钱去医院看。”在宋学文看来,核辐射带来的伤害充满未知,“谁也不知道它下一步要伤害我的哪个器官。”让人根本看不到尽头。

  直到2016年的年底,宋学文在一天深夜出现了吐血、便血的症状,他才意识到,自己不得不去治疗了,“不是挺一挺就能过去的了。”

  两年前儿子出生成意外之喜

  “我也有妻儿,我也有幸福,人应该知足”

  宋学文把自己1996年后的人生经历划为三个阶段:

  受伤、住院、维权,这是第一阶段,彼时的宋学文年轻气盛、对自身的遭遇充满不甘。

  然后是官司结束以后,“也许是心死,也许是心静,也许是无奈”,他逐渐接纳了身体和精神的苦痛,开始写书、拍励志电影、接受媒体采访,“去讲述自己的乐观与坚强,去鼓励更多人”。

▲宋学文曾出演电影《站起来》  图据网络▲宋学文曾出演电影《站起来》  图据网络

  2008年之后,他希望让生活稳定下来,决定结束“漂泊”,于是回到吉林老家的农村,和妻子开办了一间幼儿园。

  宋学文在1998年认识了现在的妻子杨光,彼时的他,已经完成了截肢手术,成了一名一级残疾人。他说,认识妻子后,他们一起去北京看病,去武汉安装假肢,还一起打赢了和吉化集团的赔偿官司。对于和妻子相识、相爱、最终结婚的经历,宋学文不愿多谈,他只说,“如果说父母给了我第一次生命,医院给了我第二次生命,那么我的妻子,就是给了我第三次生命的那个人。”

▲宋学文曾和妻子一起上电视节目   节目截图▲宋学文曾和妻子一起上电视节目   节目截图

  2008年春天,他们在吉林老家的农村办起了幼儿园,“一方面是维持收入,另一方面是自己内心一直有个承诺,想给农村孩子和城里孩子一样的学习环境。”宋学文说,近十年来,幼儿园总共毕业了五六百个孩子,最大的已经上了初中。

  只是,“维持收入”的想法成了空,如今幼儿园的经营越来越困难。

  “现在幼儿园负债30多万。”由于购买了一辆校车用以接送孩子,几年前宋学文申请低保,也被当地民政部门以“名下有车”的理由拒绝。对于欠债,宋学文并不着急,“债总是能慢慢还的,幼儿园还是要办下去。”

  2015年,宋学文和杨光的儿子出生,这是他的“意外之喜”。宋学文说,此前,医生曾告诉他,因为核辐射对他的染色体有影响,他已经丧失了生育能力。在怀孕期间和儿子出生后,宋学文和妻子都在医院进行了反复的检查,直到医生告诉他“可以生”“孩子很健康”,他们才放下心来。如今,儿子已经两岁多了。宋学文说,儿子慢慢懂事,看到自己的父亲肢体残缺也会问:“爸爸,你的腿怎么了?”宋学文会告诉儿子:“爸爸的腿受伤了。”儿子会很乖巧地帮他揉腿。

▲去年冬天,戴着假肢,坐着轮椅的宋学文在吉林老家扫雪  图据网络▲去年冬天,戴着假肢,坐着轮椅的宋学文在吉林老家扫雪  图据网络

  1月24日上午,红星新闻在病房里再次见到宋学文,他正用手机“抢票”,希望在春节前能够赶回老家,和妻子儿子一起过年:“票不好抢呀!”宋学文说,他来到医院的第一天就向医生打听检查的事情,医生告诉他春节前检查结果无法出来,“所以我来的第一天,就已经想好了春节要回家过年。”

  宋学文说,如今他已经接纳自己身体的残缺,不再痛苦,也不再抱怨,面对无休无止的病痛,也只是觉得“烦人,赶也赶不走”。有时候,他会将自己的生活和当年工厂里的工友们进行对比:“我觉得老天对我还是很公平的,除了健全的身体,他们有的,我也都有。我也有妻子,我也有儿子,我也有幸福。这就行呀,人应该知足。”

  病情恶化,仍想着“社会责任”

  想给儿子树立一个榜样,“爸爸很勇敢,很坚强”

  宋学文总说,自己不愿意接受别人的帮助。

  “这一次病情恶化,走投无路了,才接受了社会捐助的15万元。”接受救助后的宋学文心情沉重,他认为自己以后要还上这份债。

  如今住在医院里,宋学文觉得餐食太贵,一份要20多元,“别人捐给我看病的钱,不能这么浪费”。于是,他自己买了便宜的小面包,朋友又送来一箱牛奶,饿了的时候,他就吃面包、喝牛奶。

▲宋学文在医院自己照顾自己   图片来源:红星新闻▲宋学文在医院自己照顾自己   图片来源:红星新闻

  宋学文说,他一直在思考如何去尽自己的社会责任:“以前面对公众,面对媒体,我总在讲述自己的坚强、自己的乐观,现在觉得,这样没法让人们真正认识到核辐射对人的伤害到底有多大。我现在想把自己经受过的痛苦,原原本本讲给大家听,让更多人意识到核辐射的可怕,让相关的机构、部门加强管理,避免类似的悲剧再次发生。”

  去年年底开始,宋学文开始在朋友圈里做起了大米生意,“一个月能挣1000元左右”。红星新闻记者看到,在他的朋友圈里主要是两类信息,一类是大米推广,另一类是他分享的关于核辐射伤害和治疗的相关知识,“我还有很多社会担当,必须要去做。”

▲宋学文发在朋友圈的核辐射相关知识   朋友圈截图▲宋学文发在朋友圈的核辐射相关知识   朋友圈截图

  宋学文说,经历了这么多苦痛之后,“生命的长短已经不重要了。”但他也说,为了家人、孩子,他得努力活下去,“孩子还小,需要照顾,不能把责任都丢给老婆。男人应该去承担作为一个丈夫、一个父亲的责任。”

  宋学文想为社会做出自己的贡献,不想像一滩烂泥一样,“我是残疾人,但我想让‘残疾’成为我自强的招牌,而不是博取同情的招牌,我虽然残疾了,但我也能为社会出一份力。”宋学文说,他尤其想给儿子树立一个榜样,让儿子知道“爸爸虽然残疾了,但爸爸很勇敢,很坚强”。

  未来如何承担自己口中的“社会责任”?宋学文说,在病床上的这些天,他一直不间断地在想。

▲如今,躺在病床上的宋学文  图片来源:红星新闻▲如今,躺在病床上的宋学文  图片来源:红星新闻

  红星新闻实习记者丨王剑强 北京摄影报道

河南快三一定牛预测

稿源:江苏省福利彩票快3  作者:Admin

今日体彩快三开奖结果直播相关文章: